[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社区医院配不到药怎么办?他们组成“跨区配药组”解决居民用药难

[时间:2022-05-09 10:23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4月16日起,他和同样来自市民政局下属单位的胡盛昊和桑椹,报名下沉至闵行区莘庄镇抗疫一线,组成跨区配药数据组,与镇里配药工作组的伙伴们并肩战斗,解决居民用药短缺问题。

  工作至今,数据组已累计服务辖区内50个居委400余名居民。“小胡是中共党员,小桑是群众,我是派成员,我们都为抗击疫情出了一些微薄之力,我们感到这件事很有意义。”担任数据组组长的何屹说。

  从流程上看,收到居民用药需求后,数据组会对配药清单统一汇总,详细备注配药医院名称、自费或者医保等信息,最后将居民医保卡、就诊卡等购药信息一户一袋整理后,交接给配药组采购。

  “其实,大部分药都能够通过辖区内的社区医院配到,一般通过居委和社区志愿者就能解决。”何屹告诉记者,有一小部分特定人群,他们的药物需要跨区配,随着封控时间延长,这部分积累的需求越来越大。

  跨区配药工作组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目前,工作组里共有20多人,分成两个班组,一个是数据组,另一个是配药组。有时,数据组也会被派出支援配药组的工作。

  收集信息必须仔细,一旦出错就可能让配药志愿者白跑一趟。为此,数据组设计了一张信息收集表格,包括姓名、居住地、所属居委、社保卡号、身份证号、所需药物名称、剂量、购药医院的记录等信息。

  记者注意到,数据组团队还专门在表格中新增了一栏“特殊需求”。原来,肿瘤靶向药物、胰岛素等药物可能需要冷链运输,对配药时间有更严格的要求,要特别注明。

  对接居委、收集数据、核对数据、汇总清点,从收集需求到药品送到居民手中,每一轮配药要持续近5天时间。在一轮轮配药工作中,数据组团队不断磨合,流程进一步优化。“刚开始第一周的需求量比较少,我们的完成率也只有50%,最近这两周完成率提高到75%,配药人数也从第一周不到100人增加至目前的200多人。”何屹说。

  目前,居民们主要配的是常见病、基础病药物,此外还有一些治疗皮肤病、风湿病、肾病、哮喘等的药物,以及针对肿瘤、血液病等大病的特殊药物。

  看似简单的配药工作,实际执行时往往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比如,有些特需药要求本人去配,精神类药物则无法在无患者就医记录的医院代配,一些指定厂家生产的进口药即便在非疫情期间也很难配。还有的居民一次要配好几种药,志愿者要跑好几家医院才能配齐。

  “目前我们一共配了4批药,虽然每次总量不多,但一趟下来也得跑十几家医院。”何屹坦言,配药工作组一度面临人手不够的情况,目前镇里提供的可跨区车辆仅有一辆,个别医院需要志愿者自己开车去跑。

  收齐核对好居民的信息和证件后,第二天一早,配药组就出发前往医院,一趟就要跑一天。配药志愿者每两人一组跑一家医院,常常每人手里拿着几十张社保卡。有志愿者笑说:“在医院排队时往旁边一看,身边都是各社区前来配药的志愿者,大家手里都拿着几十张卡。”

  如何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提高配药效率呢?团队成员们想了个办法:尽量把同类需求合并,不完全根据患者指定的医院配药,而是根据药品对应的医院科室,将药品大致归类,同一类药尽量在同一家医院配,减少来回奔波的成本。

  虽然不是专业药师,但时间久了,数据组成员还是积累了一些经验:比如,名字中有“地平”两字的,基本都是降压药,可以集中到市区的中山医院或瑞金医院去配;如果中成药偏多,可以集中到龙华医院去配;特定的皮肤病类、外科类药品,可以集中到六院去配;精神类药物主要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配。

  “这样做的好处是集中资源充分利用,规模化处理,如果跑一家医院配不齐,就跑两家,实在配不到,再考虑去患者指定的医院,但这种情况并不多。”何屹说。

  这几天,何屹注意到一个向好的现象:在疫情控制比较好的小区里,有出行条件的居民可以自行出门配药,配药组的压力少了些。特别是一些必须本人亲自去配的特殊药物,患者自己看门诊后就能配到了。“这大大减少了我们的苦恼和压力,否则我们志愿者过去只能吃闭门羹。”

  虽然有利好消息,但团队成员的工作强度并未减少。莘庄镇政府为跨区配药组提供了一间会议室,每天上午八九点到岗后,数据组的微信群里,各种信息从四面八方汇总过来,整理数据、打印表格、盖章配药,很难停下。

  在这间60平方米的会议室里,正中间是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桌子中间放着各类处理完的表格,桌边的凳子上放着一些点心饼干。有时候出门配药,一去就是大半天,志愿者往往没时间吃午饭,临走前就抓两包饼干带着,饿了或者饭点赶不回来就垫一垫。

  何屹在上海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工作,本职工作是负责福彩的市场监督,虽同属民政系统,但他和其他几位志愿者此前并不认识。胡盛昊在上海市民政局财务服务中心工作,桑椹则在市民政局下属的上海社会福利发展有限公司工作。有时忙完一天工作已经很晚,何屹就开车顺路把两个比他年轻的伙伴捎回家。

  经过一段时间并肩作战,几位伙伴结下了难忘的友谊,彼此之间配合越来越默契。大家坦言,其实刚开始下沉社区,以为是要去做维持秩序的社区志愿者,没想到会被安排来配药,一开始不熟练,现在越做越顺了。

  采访最后,何屹告诉了记者一个“秘密”:“其实,我自己也有一些基础疾病,说实话家里备的药也快用完了,所以我完全能理解居民们的心情,他们的焦虑、紧张、急切,我都理解,这也更加让我意识到这项工作的意义。”

网站首页数字化转型美的眼球商标查询工具市场帮助中心格力新闻公告中电文思海辉IT服务商软件测试软件外包公司IT解决方案软件开发社区